虫君有着触角在心

开开开!开脑洞!明明喜欢画画却天天写小说

Are we cool yet?

10




“闭嘴,小子”

他狠狠的揉了把小孩的脑袋,“你知道我们可以保护你的,就像保护我们自己一样”那个纸黏土被捏成一只小兔子,接着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他的身边


我们都会没事的











garry叹出了一口气,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自己随时携带着武器——但,这又有什么用?我该攻击那个孩子吗?


“谁?你在说哪个人啊?”

那个在孩子身边的男人疑惑的问着,他的一只手还紧紧抓着那孩子的手臂。哦棒极了,这是遇到了同伴吗?garry深深的吸了一口气


行吧,行吧,说不定人家不是呢?只是那个孩子的监护人呢?


“好吧,那我们得回去了”

那个男人看了一眼garry,接着将帽子拉了下来。他们快速的穿过人群,试图以最快的速度离开,那个小孩甚至还回头看了他一眼


行吧,我还必须得干活了


garry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,迅速的拿出电击棒,配枪也打开了保险栓。两个潜在scp正在逃跑,准备行动。他冷静的走到巡警面前,就和往常一样——和过去一样,告诉他们,那两个人非常危险,身上可能有潜在炸弹和其他物品,必须迅速制服他们


必须隔离他们




我被jim扯的踉踉跄跄,边紧张的回过头去看那个人有没有跟上来,边加快步伐赶上他的脚步。“jim!”我小声呼喊着,“我快跟不上你了!”他充耳不闻,一味的加快速度,直到被我喊的厌烦了


“听着小鬼,大胡子的车就在那个拐角那里,别忘记你现在的情况”jim少见的严肃了起来,他按了按我的肩膀,指了指隐秘的地方。我心脏疯狂跳动着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答应了一声就奔向了那个地方


我喘息着,不愿回头去看jim怎么样了。顺利的跑到拐角后,我便焦急的寻找大胡子的破烂校车,“大胡子!快点!我们必须走了!”四处查看后,我却没有发现他和校车,只有一堵墙和一堆的垃圾


不,不……




第一个目标已制服


garry稳当的给昏迷不醒的男人注入一剂镇定剂,他脸上的胡子格外扎眼。行吧,原本听那两个人在那边说的“大胡子”还以为会有什么厉害的,结果只是个爱喝醉酒的家伙罢了。他看向其他地方,不过他们说的车……算了,先记下来吧,回到基金会里再说,反正那之后也不是我的事了


枪已经上膛,接下来就是会会那个小子了。garry缓慢的起身,那些警察已经按照他的指示埋伏在附近了,如果那个小家伙有什么动作……他嗤笑了一声,随即举起手枪做好准备姿势



“大胡子!大胡子!”

我想喊的大声点,但是这周围说不定有什么流浪汉或者其他什么的。一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打颤,那个人到底是谁?是警察吗?警察为什么要管我们?我们没有犯法,不是吗?


这些疑惑伴随着我,直到我看见了那个人,和躺在他身边的大胡子。“啊......”我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,一声清晰的上膛声一下使我后退到了墙角


“请保持在原地不要动”

他严肃的看着我,枪口却指着地上的大胡子。我紧张的屏住呼吸,生怕我挪动一下他就要了大胡子的命


jim呢,jim有被抓吗?我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个人逐渐靠近我。拜托了,我还不想被抓起来啊,在开合了嘴唇数十下后,声音终于涌出喉咙

“请问,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哽咽让我的声音有些模糊,但我努力的眨着眼,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


为什么要抓我们?


他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地方的各个角落。灰暗的水泥墙什么都没有,没有颜色,没有光,当我抬起眼睛时,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来到我的面前,只有几步距离


为什么?


从狭窄昏暗的角落里,慢慢悠悠的飞来了一只柔软的小鸟。它拍打着翅膀从我头顶上飞过,落下了一些灰尘


为什么?jim?





garry停下了脚步,他不知道这个小孩有


没有像之前那样动些什么手脚,不过——他面前的孩子褪去了模糊的面孔,露出被哭花的脸和空洞的......等等?!


他立马抓住那个孩子的肩膀,轻轻摇晃着。“嘿,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?你还好吗?!”garry等待了一会后,才看到他慢慢的抬起头,疑惑的看着他


“这里是哪啊?你是......谁?”


该死!什么时候?!garry对赶来的警察说了几句,让他们把这个小鬼看好后,自己就向外面跑去。那个在这个孩子身边的男人呢?他咬牙切齿的绕开人群,在几个警察走过来的时候出示自己的证件


garry觉得自己要气炸了,不论是对这个地方,还是对这个孩子



电话只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,速度快的像是对面的人一直在等待着一样

“garry——我的老伙计,两天的旅游怎么样啊?”glass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,不得不说,在这个时候听到他的声音算是一种安慰


garry捏住自己的眉头,垂落着眼睑“还行”他尽量不让自己的疲惫表露出来,“博士,希望可以让site拨几个人过来,我——我在这里发现了几个非自然现象”他停顿了一下,该死的停顿了一下


“朋友,你又带入感情去工作里了吗?”


他整个人就如同被针刺到的老鼠一样尖叫了起来,“该死的我没有!!我只是,只是无法做到任何事!!!任何事!!!”garry在咆哮之后立马闭上了嘴,他不知道要不要道歉,也不愿意道歉


妈的,就不应该打这个电话


glass笑了起来,接着像是无奈一样的说着,“garry,算上这次,你就差不多是4次外出了,我跟你说的好好休息你也没有听——啊,毕竟你还是很爱工作的嘛”接着他沉下了声音,宛如警告一般“听着,garry,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有一个人,之前派出的人已经因为另外一个scp的事情而赶了过去,所以在下一队到达前一定要记住,不要去送死,明白吗?”


garry的手指不易察觉的抽动了一下,“我经常和职员聊天,也和犯人,不是人的家伙打过交道”glass沉默了一会,“回来后记得到我这里检查”接着电话中只剩下忙音,garry把手里的话筒挂断后,就离开了这个电话亭


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





jim捏着车钥匙,他坐在过道的一张椅子上,悠闲的晃动着腿。一只黏土制作的小鸟飞到了他的手上,接着被捏成了碎块。“那个孩子......”jim发出了轻柔的叹气声,估计回去之后,mary要打爆他的脑袋,和胯下的玩意。警察们都从他身边匆忙跑过,像是没见着他一样,而他也乐于这样,特别方便


接着那个基金会的职员走到了他身边,jim抬起头看了看他。哈!一个只外出了几次的年轻家伙,他从鼻腔里喷出一道气,腿干脆的叠放在一起,翘动着二郎腿。那个家伙面露严肃的朝jim看了一眼后,直接跟着那些警察走去了别的地方


好想把自己的东西放在这里啊——jim抖了抖自己的肩膀,抓起放在身边的另外一个帽子,直接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,就在原本的帽子的上面,一眼看过去,居然有些滑稽


艺术本该就是大众的,但总有些人......会夺走我们的作品,我们的人,我们创造的生命。jim站起身来,迈开步子走去与人们行走相反的方向,那里会有一个旧校车,和一个大胡子


以及一个小孩


他扯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,那两顶帽子就在他的脑袋上晃动着




艺术,是不会停下的

Are we cool yet?


END


原创的故事【坑】

*一个短的文章





一切都结束了

“科洛特,我的朋友”

摩多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——隔着一道栅栏,“为了关住你,我们必须找到一个你没有碰触过的地方”他叹出一口气,因为科洛特根本没有抬起头

“听我说,朋友,英雄会的成员根本不会关心你的,因为你参与了破坏者的计划”

摩多运用自己的能力走进监牢,抓住了科洛特的肩膀。“你是无辜的,不是吗?”他看着依然不说话的雇佣兵,几乎要给上他一拳了

如果三个月前他没有在破坏者的手下卧底的话,可能就见不到“猎人”和科洛特了。在圣所顿的那个巨大的破坏后,唯一能抓到的就只有他。摩多略微狼狈的扶住墙,这是个玩笑吗?在我对他告白后?

——那都是在圣所顿的大爆炸前了

“科洛特,我们应该和莉亚一起去酒吧好好休息一下”摩多开心的揽住沉默的科洛特,在他背上轻轻拍击着。而被揽住的那个人只是微微侧过头,看向摩多

摩多在那个时候就知道了破坏者的计划,而他必须要借此空闲的机会让科洛特回心转意。“朋友,在那个老头的试炼下我们很久没休息啦”他努力的劝说着,科洛特把头凑到了他的耳边,轻轻的回答着

“我不确定,摩多”

上天啊。摩多差点要捂住耳朵尖叫了,科洛特人很好,就只是有一个毛病,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有的——他很喜欢在人的耳边轻轻说话。摩多努力不让自己远离科洛特的身体,而是揽住的手更加用力了

“嘿,就是不确定才更要去啊!”

酒吧里跳舞的女孩很漂亮,酒也很好喝。在摩多浑浑噩噩的寻找着厕所时,莉亚就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扯出了酒吧

“你什么毛病?”她的红眼睛几乎要喷出火花了,“科洛特差点从酒吧跑出去!我们说好的看住他呢?!”摩多被扯的有些喘不过气来,在莉亚放开他后,他也瞪大了眼睛

“那——那他人呢?!”

科洛特安静的坐在离酒吧不远的花坛边上,他听得到耳麦里破坏者的命令,轮到他行动还需要一些时间,只要有机会——

“科洛特!!”

好吧,还没有机会

摩多踉踉跄跄的跑到他身边,科洛特抬起双手轻轻扶住他。“你怎么,怎么就这样跑了”他露出个带着些许酒意的笑容。莉亚现在就在花坛外埋伏着,必须要拦住这个雇佣兵。科洛特在扶好他后就松了手,接着看向圣所顿的方向

不能让他离开,绝对不能

摩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似乎是这个动作动静太大了,科洛特转过了头,看向自己的朋友。“呃,你要知道,科洛特,我们这种……英雄,很容易就会……操!”摩多狠狠的往自己的脑门上一拍,他到底在干什么?!在这种危机时刻?说教吗?!

因为距离的比较近,摩多可以清晰的看到科洛特微微睁大的眼睛——哦,好吧,看来他明白了

“摩多……”

科洛特往他的方向靠得更近,并且手也搭在他的肩膀上。摩多忍住自己的寒颤,让自己的耳朵更加靠近他的脸

“我很感谢你,但是我必须去做”

一句话直接让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附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。“什么东西必须去做?”摩多僵硬的保持姿势问这他,“破坏者的计划,毁掉英雄会”科洛特的手还在他的肩膀上,他们之间的气氛依然像友好的朋友一样

花坛外有阵轻微的敲击声,那是莉亚的信号。摩多用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他可以感觉到科洛特温暖的手心正在离开他的肩膀。“求你了”他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说着

“不要去破坏者那里,他是在,利用你!”

摩多睁开眼睛,迅速抓住了科洛特的手臂,语气甚至带着恳求。年轻的雇佣兵轻轻张开嘴唇,眼睛牢牢的锁定在他的脸上

#计划一,作战开始,科洛特

在雇佣兵启动轨道前,摩多紧紧的抓住了他,将他锁在自己的防护罩里。“我不能让你过去!解开你的磁力轨道!”他们之间和平的气息荡然无存,只剩下强大的拉扯力把花坛扯动的七零八碎

科洛特看着摩多抓住自己手臂的手,再看着他愤怒与悲伤共存的脸。“我很抱歉,摩多”他轻轻歪了下头,逐渐靠近努力和自己的磁力对抗的摩多,“你还有什么话吗?我没有太长的时间待在这里了”

什么话?我还有什么要说?

摩多听到了莉亚在他们两个力场的外围喊着,但他无心和她说话,只能思考着科洛特的问题

摩多。他听到科洛特的声音。我要离开了,摩多

“该死!”他用尽力气把科洛特拉近自己,然后在那双总是轻轻张开的嘴唇上咬了一口,“我他妈喜欢你!科洛特!给我待在这里!!”

最后他失去了意识

——那真的是可悲的可以

“摩多”

在一阵寂静后,被包裹在拘束服里的雇佣兵说话了,而且还是说他的名字。摩多站在他的面前,垂下头俯视着抬起头的雇佣兵

哦,经历了那些事后,依然保持着一副冷静的样子的科洛特。“破坏者会让你成为替罪羔羊”摩多沉着声对他说着,科洛特却附和着点头,“我同意,他一开始的目标也是”

“那你还去?!”“因为我必须去”

摩多因为强烈的挫败感而一拳头砸到科洛特身边的墙上,“你会在这里待到死的,科洛特!!”他从喉咙里咆哮出声,头颅也深深垂了下去

“我知道,摩多”

科洛特把额头贴到他的腹部,闭上眼睛再睁开,依然是那种看清所有的冷静视线。摩多感受到腹部的重量,发出了一声哽咽,将手颤抖的放到科洛特的脑后,让那股热量得以停留在腹部

“我只是想达成自己心中的正义而已”

良久后,监牢里安静的回荡着科洛特的声音,他冷静得可怕

把自己放到群里的东西发一下。

注意!是锈湖旅馆的魔术兔和拿打字机突突突的白兔子的配对??】

那叫拉郎吗??算了不管了




魔术师一直知道自己房间的窗外有个“人”

不过称呼它为人也不太对,因为它和魔术师自己一样,有着一个动物脑袋。魔术师很喜欢把自己的扑克牌放到房间的各个地方,这样非常方便自己的魔术表演——嘘嘘嘘,这可是魔术的小秘密

那位白色兔子脑袋的人经常会在夜晚的时刻到来,看着窗内的自己。魔术师早早的吃完了晚宴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

果不其然,那个家伙又出现了

这位……白兔先生?or小姐?

魔术师走近了窗户,朝窗外的白兔挥挥手,举起自己的帽子。这大概是个非常诡异的看客了,他暗自想到,不过也无所谓

演出开始了

他对着窗户微笑着,从空帽子里拿出四朵鲜花,再让自己的脑袋从脖子上瞬移到帽子里。白兔就站在外面,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表演魔术

在最后一个表演结束后,魔术师其实有点累了,但是他还是保持着微笑,大声的朝窗外感谢看客的观看。他胸口起伏着,略带些期待的看着白兔

白兔迟疑了一会——可能不是迟疑——接着它逐步靠近了窗户,直到魔术师可以看清楚它的脸。魔术师的耳朵高高竖起着,眼睛也瞪大眨动,鼻翼快速的扇动

“哦,哦你的眼睛……”
魔术师下意识的后退了,他的帽子掉在地上,不过他也没有心情去捡了。白兔抬起手,它推开了闭合着的窗户,从那里直接进到了房间里

一声轻微的吞咽声,魔术师小心的后退到自己的魔术箱上,打算把里面的剑取出来——见鬼的!他好不容易得到了长生,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死去!——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兔子般的三瓣嘴已经把他的内心表达出来了

白兔周围的地板上有着些微的水渍,它黑洞般的眼睛直视着魔术师,然后——它动了

————!
魔术师差点尖叫出声,因为白兔突然间离他的距离极其的近。他几乎能从那家伙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死亡惨状,于是他害怕的闭上了眼睛

啊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真的不想要兔子头

疼痛没有如预期般到达自己的身上,而是一个东西安安稳稳的盖在了他的脑袋上,还把他的一只耳朵压塌了

他抬起一只眼睛看着,却发现白兔不见了,只留下了地板上的一串脚印,和他脑袋上的帽子

哦他的魔术帽!!

魔术师赶忙把脑袋上的帽子取了下来,发现在帽子的内侧有着一张被浸湿的小纸条,纸上的字体已经有些模糊了,不过还是能看清楚上面写着什么

他仔细看了后迅速抬起头看向窗外,魔术师毛茸茸的脸有点发红,不过有棕黄的毛遮挡不太明显

thanks your flower,lover

兔子魔术师紧紧的抓着帽子里剩下的红玫瑰,有些恐惧但是又,有种奇怪的感觉

所以他实在是太希望自己不是兔子了

把自己以前的东西放一下

发一下最近画的东西,有张是给果晶画的xxx

手机版怎么发链接啊,想让K艹C或者反过来

KCK
开学了,很快就不能继续更文了,先试试弄个,CP向吧

注意!有nc17描写,大概

lof别吞,现在想发个黄暴的东西都这么难吗








chef躺在那里很久了

他自从scp-682的不知道几次收容失效后,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休息了。chef一直钟爱的双管猎枪被冷落到一边,他躺在地板上,微微侧过头看着那把猎枪



“chef,你偶尔也得放松放松不是吗?”
Jack bright又在乱逼逼了chef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于是他和往常一样露出渗人的笑容赶走了这个家伙



放松啊,哪有时间可以放松?

在kondraki来之前,自己还有十分钟可以捡起那边的猎枪,做好保养,然后笑着和konny打一场

他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,眼睛微微半合着。躺在这里实在是太舒服了——不用管那些工作,也不想理其他人,就这样好好的睡一下——chef的一只眼睛合上了,他微睁着其他两只眼睛,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




kondraki和408的交流和往常一样,平稳和谐。他结束了每次的喂食后,径直走向了Alto chef的办公室

今天他心情不错,工作都交给icebreg了,哪怕那家伙发出怒吼也充耳不闻。kondraki压低了棒球帽帽檐,手里握紧了三脚架,准备和自己的“好友”来一次痛快的厮杀


“chef——”

他扭开了门把。没有擦的亮晶晶的猎枪,也没有笑的诡异的蠢脸,只有像个尸体一样躺在那里的博士。kondraki挑高了眉头,把门关上后大步走向那个尸体

“chef,你他妈是装死人吗?”
kondraki用脚尖戳了一下chef,却没等到什么奇怪的恶作剧。他收回脚,听到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


“chef?你睡着了?”

真他妈是个大好机会。那把藏在三脚架里的剑被kondraki抽了出来,剑尖把遮盖住柴郡猫的帽子给挑了起来。chef的脸非常平静,虽然三只眼睛和红红的大蒜鼻使他有些搞笑

kondraki蹲下身子,用剑鞘戳了下那个红红的大蒜鼻。chef只是呼吸变得更加绵长了一些,于是剑鞘往下,撩开他的实验袍,接着是那个恶俗的夏威夷大衣。途中扣子拦住了剑鞘的动作,冰冷的剑锋上场,把阻碍者清除干净


这样就好了,像个去掉壳的软脚虾一样
kondraki哼笑出声,那把剑挑开了那些衣服,让chef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中。不像kondraki有经常锻炼的身体那么厚实,但高挑的身躯也不是没有肌肉的,那些肌肉就那样随着chef的呼吸一起一伏着

kondraki微微歪着头,chef今天没有穿那个大花裤衩,而是穿着宽松的牛仔裤。他的剑被放到了一边,而剑的主人把本该握住它的手伸向了那个没有系扣子的裤裆

chef还是没有醒来——天杀的谁管这是不是什么scp的模因,但,这是chef欸!?你能不对这整天看着不爽的家伙动手动脚吗?——于是那双手更加心安理得的动着,抓住那个裤裆的裤链,拉扯下来,再顺便把打开的牛仔裤往下一拉


哇哦,这只猫没穿内裤

kondraki再次发出笑声。他掏出那分量不小的玩意,轻轻握在手里,食指和拇指把玩着一颗沉甸甸的卵蛋



他们两不是第一次做了,不过第一次也非常难忘就是了——在站点举行的聚会里,kondraki喝醉后408也像是喝醉了一样,他们连伙把chef给逼到一个房间里,最后上了他——事后那家伙还嘲笑着说技术那么差就敢上他

kondraki不服,于是就有了第二发——chef在上面,毕竟他手段也挺多,并且也是让kondraki爽了就是



chef从喉间发出带着愉悦的呻吟,那根屌在kondraki的手里散发出热量,渐渐站了起来,头部直指他的鼻尖。他干脆的坐到地上,一只手还顺便扶了下眼镜,那只握住的手开始运动,拇指时不时摁揉着顶端,让那个小孔里流出更多的液体

惊了,他还不醒来

kondraki熟练的把那根上下撸了一遍,那些流出来的液体都被抹到了chef的大腿上。裤子太碍事了,而且都干了这么多了chef估计也不会醒来了——他粗暴的扯下了牛仔裤,这还让chef整个人都往下动了一下


“konny……?”

行吧,睡美人醒了
kondraki恶意的抚弄了一把手里的东西,chef还没完全清醒就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,“konny?!等等?你他妈在干嘛?!”他迅速的清醒了过来,然后就看到那个戴眼镜的混蛋在抓着自己的小兄弟,,还时不时撸几下

“我靠……你他妈……”
chef随着kondraki的动作呻吟着,他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帽子,压抑住几声舒爽的叹息。他的视线迅速的在落在地上的剑和自己的猎枪转了一圈

接着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


“konny,想在我办公桌上来一发吗?”
他眯起自己的三只眼睛,让自己的腿打开,顺便抓住kondraki的衣服,更加靠近了他





接着柴郡猫被蝴蝶之王狠狠的来了一发,两发,五发

Are we cool yet?






8
“你知道那些家伙吧?老是搞艺术的那些”

“你是指街头艺人吗?还是往墙上涂鸦的地痞流氓?”

“不是,是‘他们”

“Are we cool yet?”




这次的旅程是在一个靠海的城市里。大胡子的旧校车除了速度慢以外,还是挺不错的。我看着蔚蓝的海和远处的天际线,轻轻放松着自己的肩膀

“怎么样?离远一点的地方舒服多了吧”

jim那着两杯果汁走到我身边,在我要伸手拿走其中一杯时,他快速的把两根吸管塞到嘴里吸了一口

“操你,jim”
“你操不起的,小子”

海边没什么人,只有偶尔的情侣会坐在那里,看着一排排的海浪往沙滩上拍。我捏着杯子,把嘴巴凑近杯沿。杯口太大导致我如果不赶快吸一口就会弄的我满身都是

jim翘着二郎腿,躺倒在沙滩椅上,优哉游哉的吸着果汁,他的另外一只手里捏着纸黏土——给儿童玩的纸黏土——不停变换着形状。我看了看沙滩,再看看他,最后选择在遮阳伞下堆沙堡

“jim,我那样是不正常的吗?那些颜料团……”
我拍打着堆成一个成圆形的沙堆,帽子斜斜的盖在我的脑袋上,风时不时就吹动着它

“那很cool,小鬼,在那里没人会觉得你不正常”
他的帽子被他拉扯下来,盖住一整张脸,jim的声音沉闷的从底下传出

“而且we are no yet”


经过几个小时的班机,没有任何意外,也没有任何唠叨和抱怨,也没有多的要死的文书工作

太他妈爽了,多希望这两天可以无限延长

garry穿着与往常不一样的花衬衫,脸上戴着墨镜。他一开始以为glass博士只是给的表面上的休假,没想到是真的休假

没有记忆消除,没有其他特工,没有人给自己下命令

他在别人的引荐下,去了一个比较隐蔽的旅馆。当付住宿费时,他才猛然想起自己在休假,干吗要住这么偏僻的地方啊?

garry不情不愿的被老板拉去看房间,阳台上可以看到美丽的海洋,以及夕阳落进地平线的景色。还有的是宽大的情侣房——卧槽,居然有道具——这都没让garry露出满意的笑

他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要了一间可以看到海边的房间,以及每天早上的早餐服务

如果没有看到那顶熟悉的帽子的话,garry以为这就是他完美的假期了,干


海边的城市有着平凡且热闹的地方,不同的语言交织而成的交际网穿梭而去。我一只手拿着刚买到的棉花糖,另外一只手被jim尽忠职守的拽着

“你真不打算松手吗?”
“废话,现在松手你是想被人流冲散吗?”
jim翻了个白眼——那个纸黏土被他捏成了一个小鸟,放在了旅馆的房间里。我踢飞了一颗小石头,看向别的地方

jim扯了扯我的手,让我转过头看着他

“小鬼,你认识他吗?”

谁?
我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,瞬间反抓住jim的手臂,惊恐的躲藏到他的背后

是他,是那个人——要来抓我的人

这是一只可P爱W的P猫头鹰

我不打tag了好吧,别吞了

今天怀疑人生,明天搬完宿舍再更文

KCK真好吃嘿嘿嘿